注册制、格子裙、诺贝尔奖

原创 Kbet365  2020-10-27 12:25 

估值

科创板和创业板之后,在全市场推进注册制的香味飘来的时候,投资者关心几个问题:

1、注册制会怎么影响一、二级市场的估值?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估值差异会不会被轧平? 

2、怎么解释一级市场中企业的合理估值问题。A轮估值1亿,A+轮估值2亿,B轮估值4亿,这些价格到底怎么“估”出来的?

3、为什么注册制出来后,准备上市的企业供给加大,但Pre-IPO的企业,价格还是那么贵?

说到底,大家关心的是价格形成机制的问题。

新晋诺贝尔奖得主,研究拍卖理论的米尔格罗姆有一本传世之作和上面的问题很应景,名叫《价格发现》。本想装装逼格,把这本书看完再写这篇文章。惨烈的是,看了目录就已经投降,这本书很难读懂,也不想读下去了。

翻阅了近期关于诺贝尔奖拍卖理论的相关文章,竟然没一个能说明白拍卖理论的贡献为什么那么大,大到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看来不止我一个人看不懂这个拍卖理论。

转念一想,只要涉及买卖成交的谈判过程,就和拍卖有点关系。比如,淘宝买东西总有人说:

“亲,你啥时候拍?

“亲,你拍了吗?

“亲,你拍好了,我改价格。”

“拍”,应该也和拍卖有点联系。

确定一级市场企业估值的时候,也有一个类似拍卖的过程。一个领投来和企业谈价格,跟投如果认可这个价格,那就三、四个机构一起按照领投的价格投资。这个过程有点像多人参与的拍卖。如果有另外一个投资机构争夺这个项目,说我愿意出更高价,横刀夺爱,则拍卖的意味更浓。

二级市场股票价格的上涨,也是买家不停追高爬楼梯的过程。卖家不想卖,买家想要买,买着买着,买不到,别人出了更高的价格,价格上去了,更加买不到,买家不得不提高价格再去追。所以,拍出来的价格,并非只是你对价值的定价,还包含了他人对价值的定价。

一般来说,从低价到高价的拍卖过程中,卖家参与拍卖,可以拍到最高的价格,利益最大化。买家参与拍卖,只有出了别人都不想要的价格,才能赢得拍卖。这在经济学上叫“赢家的诅咒”。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在热点形成、多人竞标的时候,在山顶站岗的估值风险也达到了七级大风的水准。

诺贝尔奖得主自己成立了一家公司,帮人出谋划策,怎么用最低的价格拍到想要的东西。价格的高低,泡沫的多寡,注册制到底对估值产生什么影响,第一个相关的肯定是供求关系——市场对上市企业的需求和上市企业的供给的平衡。但是,供需关系并非经济学说的那么简单。

JK裙

谈项目,谈股票,会讲项目的稀缺性。比如,院士团队创办的企业,估值要比一般教授创办的企业价格高。再比如,因为稀缺性,茅台才涨。茅台的高净值粉丝们既要囤积实物茅台,又要买茅台股票。囤积的实物茅台越多,市场上的茅台流通越小,股票越涨。

茅台在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含义,高净值粉丝以中年男性为主,对裙子市场毫不知情。偶尔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一种叫JK裙的东西。99%的1990年以前出生的人不知道JK裙是什么东西。

它就是下面图里的这种格子裙,是最初流传在日本的校服。

现在,这种裙子变成了潮流文化的一部分。Z时代女性指的是90年代后期到2010年前出生的女性。汉服、JK裙、LOLITA裙,被称为Z时代女性的“破产三姐妹”,代表了中、日、欧美三种文化。

格子裙火到什么程度呢?“花样堪比口红色号”,几百块的裙子,“预付费”、“需要预定”、“付款几个月后才能拿货”,以销定产,饥饿营销,一个晚上能卖出去2500多万元。此裙变成了“期货裙子”。

很难想象,在服装领域,不是大牌奢侈品的情况下,会有这样一个“买方”市场,火爆到需要锁定价格才有货的程度。如果诺贝尔奖得主看到这样的盛况,这么美丽的裙子,会不会激发他再研究十年,再拿一个诺贝尔奖的斗志?

我觉得,格子裙的市场,有点像即将到来的全面注册制下的Pre-IPO市场。格子裙有很多品牌和花色,虽然有一定的品牌溢价,但像蚂蚁集团这种超强品牌的公司毕竟是少数。如同注册制下上市的企业,大多数是中小企业。这些中小企业,和包包这种类目不一样,不是除了LV、香奈儿、爱马仕之外,其他没有排队购买的价值。反而是格子裙的花色、品类繁多,可以设计出太多的变种出来,喜欢就是喜欢,追捧就要追捧。

注册制下将要上市的中小企业,从事的细分行业、创新的赛道很多,适用的上市标准也不一样,企业的花色繁多,堪比格子裙。大家都想追着这一波热潮,都想趁着科创板的热度,赶紧把钱挣了,于是还是疯抢标的,期待的是12个月后拿到一个能上市的“格子裙”,穿12个月后解禁卖掉,岂不美哉?

所以,短期之内,难以看到Pre-IPO的估值会下降。

空气

JK圈把付了钱、东西却一直拿不到的裙子叫“空气裙”。不久以前,区块链火热的时候,币圈把只有PPT啥都没有的币叫“空气币”。

在二级市场火爆的情况下,一级市场投资者还是会踩雷,虽然没有买到空气那么严重,但是上市暴利的幻觉在空气中飘散着春心荡漾的味道。听信上市的前景,稀里糊涂投到未上市企业的投资者不在少数。

人会“稀里糊涂”,缘自信息不对称,被明白人给忽悠了。总以为自己的智商不会沦落到受骗,但这个世界信息不对称的程度,远超出你我的想象。

比如,最近有件事让我把800度的近视眼镜掉到了地下。我写过一本不咋地的书,这本书印刷量不大,网上卖完之后,我也没太在意。有一天,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发微信说,她在网上买到了我的书的盗版,价格比定价还高。我上网一查,吓了一跳。原来定价49块钱的书,网上的价格则是35块、59块、130块、168块、218块不等。并且确确实实有成交。

本来定价49块钱的书,为什么会有人花几倍的钱去买呢?并且还是盗版的?卖家到底是怎么想的?在理性的市场,有低的价格摆在那里,怎么可能高价卖出去?我想,卖家疯了,他的想法可能是:能卖一本是一本,能骗一个骗一个。

对买书的人,稍微多一点用百度的时间,多付出一点搜寻成本,就不用花这冤枉钱了。但是他们也许不差钱,差的是研究精神——把项目研究透了,比什么都重要。

理性的人认为,从长远看,注册制会轧平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差价。注册制把供应的阀门打开,“格子裙”在漫天飞,供需的平衡总归会达到。非理性的人呢,本来也不在乎那群自认不凡的理性人的瞎操心,他们一直以来都认为,干就对了。“上市”两个字比JK裙的诱惑大。

最后,我有个坏消息,要和高价卖书的人讲,我的那本书要重印了,你们骗不下去了,准备价格崩盘吧。和作者能决定书的供给不一样,注册制下,会有多少供给冒出来打压估值,除了市场那只无形的手知道,没拿过诺奖的还真不好预测。

本文地址:http://www.randidove.com/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