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挖金矿前,他们先要给25只濒危龙猫搬家

原创 Kbet365  2020-10-29 11:10 

来源:科研圈

来源 Undark

撰文 Ed Stoddard

翻译 张元一

编辑 戚译引

长尾毛丝鼠(Chinchilla lanigera)是一种生活在南美洲高海拔地区的啮齿动物,由于它们的皮毛很值钱,在 19 世纪和 20 世纪被捕捉到濒临灭绝。而作为濒危物种,现在仅存的龙猫种群活着时的价值远高于它们死去、剥皮、晒干后的价值。

这个种群就栖息在埋着 350 万盎司黄金的金矿上,该矿产将由南非金矿公司 Gold Fields 开发。2017 年,Gold Fields 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霍兰德(Nick Holland)在开普敦举行的一次采矿会议上表示,龙猫是该项目施行的主要障碍之一,但公司决心找到保护该种群的方法。

大型采矿计划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实施,环境保护是计划中日益重要的部分。Salares Norte 采矿项目工程成本价值 8.6 亿美元,而 Gold Fields 能否获得环境许可证,取决于公司能否找到一种转移龙猫的办法,毕竟它们是受智利法律保护的。目前的计划有点像智利北部山区上的小型诺亚方舟。

但并不是人人都确信这个计划能保护这些啮齿动物。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将是巨大的考验,考验矿业公司该如何应对政府和投资者在环境保护方面施加的新压力。

Gold Fields 的保护龙猫行动始于 8 月,预计共需 9 个月,计划是诱捕矿区的 25 只龙猫并把它们转移到大约 2.5 英里(约合 4 公里)外的合适栖息地。龙猫的命运与这个未来可能带来数十亿美元收益的项目息息相关。此外,到目前为止,龙猫行动的成本为 40 万美元,包括了在山区使用卫星技术进行的种群数量调查。

Gold Fields 来自南非,那里的环境保护者早在 20 世纪 50 年代就开创了捕捉和迁移大型动物群的技术。捕捉狮子、大象和犀牛通常需要飞镖,一般是从直升机上投掷下来,几乎没有出错的余地。这种方法最初的目的是让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里的白犀牛在夸祖鲁-纳塔尔(KwaZulu-Natal)重新繁殖,那里当时是这些厚皮动物最后的避难所。

龙猫行动并不需要上演抓捕大象那样的戏剧性场面。通过布下小陷阱,就能捕捉短尾龙猫,将其转移到它们曾经离开的地方,粪便和其他证据表明那里曾是它们活动范围的一部分,智利的环境管理者、负责监管龙猫转移的路易斯·奥尔特加(Luis Ortega)说。龙猫很容易成为猎物:毛皮猎人可以直接用手从浅浅的洞穴里抓出这些兔子大小的啮齿动物。

“我们将诱饵放在陷阱里面,龙猫进入时,陷阱就会关闭。”奥尔特加补充说。这个装置是一种捕鼠笼(Tomahawk trap),听起来很可怕,但并不致命。诱饵是杏仁、坚果壳和草的混合物,还有一种让啮齿类动物无法抗拒的甜味剂:香草精。

“整个流程必须在九个矿区中的每一块地区执行,挖矿施工过程中动物们必须被转移。”奥尔特加说,“根据政府批准的流程,必须在每个矿区进行两次诱捕动物的尝试,每次持续 10 天。”如果尝试失败,必须暂停 20 天然后再尝试,以尽量减少干扰。

每只龙猫被诱捕并被带到新的栖息地之后,会被置入铁丝网围栏饲养几个星期,以帮助它们适应新的环境,然后用无线项圈进行监测——这些技术也经常用于转移犀牛和水牛角等大型动物。

这次行动将在海拔 12800 至 15400 英尺(约合 3900 到 4700 米)的崎岖地带,由了解该地区的专家团队执行。虽然龙猫是受法律保护的,但它的新栖息地只在项目期间受到保护,在此期间采矿公司将监测该物种。

外部专家对此持保留意见。“是的,用捕鼠笼进行的活体诱捕对龙猫来说是负面体验,伤亡是很有可能的。”加拿大野生生物学家库特斯·布松(Curtis Bosson)曾研究过小型哺乳动物的诱捕和迁移,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如此写道。

“迁移对它们来说将是一个很不好的体验,”布松补充道。“龙猫是一种社会型群居物种,它们不习惯于日常生活中的大干扰。它们习惯于每天都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食物,邻居是谁。迁移会破坏这一切。”

大小动物的迁移记录喜忧参半。例如在 2018 年,环境保护者将 6 头稀有的黑犀牛从南非迁至中非国家乍得的一个国家公园,那里是该物种以前活动范围的一部分。其中 4 只动物在迁移后的几个月内就死亡了。

在体型和栖息地上更接近龙猫的是北美鼠兔(Ochotona princeps),它是兔子和野兔生活在山区的近亲。《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杂志 2015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上世纪 70  年代,在高山栖息地之间进行的实验性物种迁移结果“喜忧参半”。但该研究得出结论,在动物栖息地受到气候变化威胁的情况下,鼠兔是迁移项目的“一个很好的候选物种”。

奥尔特加说,在智利的一所环境咨询公司应用生态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Ecology)的配合和监督下,龙猫迁移团队将对该项目结果成功与否保持透明。研究小组邀请了智利大学(University of Chile)和拉塞雷纳大学(University of La Serena)的研究人员来研究龙猫,Gold Fields 称研究人员将从这些啮齿动物身上提取基因样本,以绘制它们与其他种群的遗传关系图。

在科学文献中几乎没有关于该物种的研究。2017 年,玻利维亚南部发现了一个新的种群,这是该地区 80 年来首次确认该物种。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权威红色名录(Red List )将长尾毛丝鼠列为“濒危”和正在减少类别,指出其种群“严重分散”,需要对其规模和分布进行研究。红色名录还警告“采矿对该物种的栖息地构成了巨大威胁”。

该项目出台之时,各个矿业公司正面临更大的保护环境压力。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表示,他们将把环境、社会和政策问题(统称为ESG)纳入决策之中。英国分析公司富时罗素(FTSE Russell)的一项全球调查发现,53% 的资产所有者将 ESG 纳入其投资策略。最近在 ESG 旗帜下,由投资者驱动的提议使得煤炭行业更难获得新项目的资金。今年 9 月,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为了获取铁矿石,摧毁了澳大利亚两处古老的原住民遗址,愤怒的股东将首席执行官和另外两名高管赶下台。(这次破坏性开发是合法的。)

智利是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政府对采矿许可证的监管也更加严格。它们的环境部门仅十年前才建立,因为那时智利成为了南美洲第一个加入经济发展组织(OECD)的成员国,需要满足国际管理标准。

根据一家名为经济结构研究所(Institute of Economic Structures Research)的咨询公司 2017 年的会议文章,由于政府“面对公众和 OECD 等组织对环境问题的关注”,在智利“获得环境许可证对矿业公司来说变得更慢、更严格、更不确定”。今年 8 月,Gold Fields 首席执行官告诉记者,他们的审批程序耗时 3 年,公司要回答监管机构提出的数百个问题。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的智利董事里卡多•博沙德(Ricardo Bosshard)表示,从环境角度看,智利公众“很有环保意识,向企业和政府施压,要求改变”。

当然,脆弱栖息地给矿业公司的压力很可能会继续保持。随着龙猫迁移项目在智利开始,随着金价接近历史高点,贵金属生产商支付了巨额股息。时间会告诉我们,龙猫的搬迁项目是否会带来相应的环境保护红利。

本文地址:http://www.randidove.com/4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